跳到主要內容

文章

《紙花》人生充滿著愛莫能助的無奈

  前陣子才剛看完新竹所舉辦的台灣設計展, 認識了一種植物叫做蓪草, 這是在新竹地區普遍被用於紙花上的一種材料。 而在韓國紙花是用於往生者陪葬時,重要的一種物件, 在韓國早期大多使用鮮花,隨著時代的演變,改為較為便宜的紙花, 也象徵著死後不論貴賤人人平等的涵義。 禮儀師尚吉(安聖基 飾)有位長年雙腳癱瘓在床的兒子智赫(金彗星 飾),因為長期照顧所費不斐, 讓他不得不賣掉辛苦開立多年的禮儀公司,轉讓給連鎖企業。 由於智赫的脾氣很差,趕跑了許多的看護, 正好隔壁剛搬來一位單親媽媽恩淑(柳真 飾),帶著女兒住進了這棟公寓,急需要工作。 恩淑就成為了智赫的看護,恩淑時常用愛的鼓勵, 讓智赫找回生存的意義。恩淑照顧智赫;尚吉觀護恩淑的女兒( 時常在下班遇到溜搭 的 妹妹), 兩家人就這樣產生了如同家人般微妙的情感關係。 《紙花》除了探討禮儀師的職業外,也探討遊民問題、 肢體障礙者的照顧與婦女家暴問題等,議題非常的廣泛, 但議題的共通點,都是存在著一股無能為力的困境, 期望著翻身的機會,因為彼此的處境相似, 讓彼此的心能夠緊緊相依,互相取暖, 讓觀眾自然而然地被影像所呈現的劇情而感動。 人在每一個階段都會遇到超出自己能力所及的事情, 有時讓人愛莫能助,讓人感到無奈, 尤其是當自己還有一堆無法解決的問題,深陷泥沼之中時, 更是如此。尚吉無法幫麵店老闆舉辦喪禮;智赫被癱瘓地雙腳困住, 只想自我了斷;恩淑表面樂觀開朗, 卻不斷地躲避殺夫後的法院傳票。活著很辛苦,但是必須好好活著, 活著就有希望,只要有一個人,真的只要有一個人, 充滿著正向思考,希望是會被傳染的,也讓更多人有著更多的希望。
最近的文章

《獅子山上》登上山頂的生命鬥士

  曾經是攀岩好手的紀大偉(林德信 飾),在一場車禍之中,造成了下半身的癱瘓,曾經風光一時的大偉,從天堂掉落到地獄,親友的冷嘲熱諷、車禍後的官司纏身、醫療保險的處處碰壁,讓他面臨人生中最大的低潮。如今只能再度拾起他的最愛「攀岩」,才能喚起對於生命的熱情,大偉決定靠著雙手放手一搏,重登獅子山頂的榮耀! 《獅子山上》改編自「包山王」黎志偉的真實故事,曾經世界排名第八,前途一片光明的志偉,很不幸地遭遇到車禍事件,影響到他的下半輩子,雖然曾經氣餒過,但他從不曾放棄,在《獅子山上》中,我最記得他的好友烙出最狠的一句話就是:「爬上去,你就是生命鬥士;爬不到,你就是傷殘人士。」所以無論如何,他都必續征服獅子山來證明自己。 《獅子山上》是個很好的題材,可惜的部分在於,調光的部分過於寫實,以至於拍攝影像會有點像電視劇,在影片的定調上,想帶給觀眾的氛圍顯得有些曖昧,讓許多精彩的橋段,會讓人無法融入劇情之中。在最後結尾登頂部分,可能礙於預算,無法拍攝出攀爬中壯闊山嶺的場景,以及驚險的過程,在片子中的篇幅也僅占一小部分,真的很可惜,無法在最後加註一劑強心針,讓人熱血激昂。 但《獅子山上》在人物的琢磨上,卻下了不少功夫,除了將人物個性,幻化成許多動物的奇幻風格之外,片中也出現了許多小時候見過的港片老演員,我最記得的是一場法庭對峙戲中,律師質詢車禍加害者楊永南(樓南光 飾)的時候,他認為政府、社會以及環境對於弱勢的偏頗大感失望,這也投射在受害者紀大偉的傷殘人士的族群身上,讓我們重新思考不僅僅只是被害者的角度,還有加害者的角度,假如時間能倒轉,會有人希望車禍傷害別人嗎?每個家庭中大多上有父母,下有妻小,生活都是過得非常辛苦,如何改善香港現有環境,才是值得思考的議題。

《破碎的擁抱》肥皂劇就是不敗神話

  2009年的小潘潘(潘妮洛普克魯茲 飾)當時35歲和我現在的年齡一樣, 35歲是我認為一個最美好的年紀,有一點社會經驗, 整理過去的自己,規劃下一個未來。而當時的小潘潘在《 破碎的擁抱》中,展現了個人獨特的魅力, 讓許多的男人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破碎的擁抱》講述一位失明男子本名馬泰歐的哈利(路易斯哈馬 飾),某日一名男子前來公司,希望能一起合寫一部劇本, 讓哈利回想起14年前所拍攝的一部電影《女孩與手提箱》, 當時的馬泰歐與富商的情婦莉娜,有一段轟轟烈烈的秘戀, 但紙終究包不住火,原來這名來到公司的男子, 就是14年前富商的兒子,潘朵拉的盒子,終將被打開。 莉娜的性感與嫵媚動人,游移在馬泰歐與富商之間,在拍攝《 女孩與手提箱》的期間,即使富商擔任監製, 即使讓兒子去監視兩人,即使請唇語老師為他解讀, 即使知道偷情真相,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 富商依然希望能讓莉娜留在身邊,這不就是標準的肥皂劇嗎? 導演佩卓阿莫多瓦的電影,我們就不用多做評論, 因為阿莫多瓦是國際級的大導演,電影充滿著個人風格, 不管是視覺衝擊與鏡位轉換,劇本編排以及演員挑選,美術、 服裝和音樂上,都有導演個人的強烈風格在, 即使劇情那麼樣的八股,單純地講男歡女愛,添加了情慾的調味料, 愛不到就給你死!這種八點檔鄉土劇情,丟給了阿莫多瓦導演後, 影像魔法施展之後,就變得非常的好看。導演征服了大家, 肥皂劇無敵,讓我們這些麻瓜, 輕輕鬆鬆地進入了阿莫多瓦的魔法世界裡。

《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醒來後的我,會在哪?

  《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改編自莎士比亞的劇作《亨利四世》第一、二部和《亨利五世》,片中有著嗜睡症的邁克(瑞凡·費尼克斯 飾),平時在街上遊蕩當小鮮肉,招攬一些男客人上門,但是只要一遇到壓力,就會翻白眼,然後抽搐,接著不是昏倒,而是睡著。睡著醒來常常不知道在哪?任由別人擺佈。 某日遇見了一位有錢的女客人,喜歡多P,進而認識了波特蘭市長兒子史考特(基奴李維 飾),他也常常在街頭遊蕩,兩人一見面就一拍即合,因為在邁克時常嗜睡的期間,常常會出現她邁克母親的景象,而開始了這段兩人的尋母公路旅程。 大家以為這是一部公路電影嗎?一點也不,這部電影就現在來看,看起來還是非常前衛,我時常不了解演員們在笑什麼?也不了解大家走位的方式?然後演員們講話要很大聲?後來才想起,他是改編舞台劇的影片,所以每位演員的表演都很舞台劇,甚至像一些性愛畫面都是用定格的方式(非照片)呈現,可以感覺到演員們那微微的顫抖,非常有趣。 電影探討的議題頗多,有男同志、遊民、毒品以及貧富差距,在觀看上並不是一部容易如眼的電影,也不大適合一般大眾常看到的好萊塢有邏輯性的電影,我時常都有一種感覺像是被邁克帶著走,他睡著之後,我們跟他一起跳到另外一個時空的錯覺。因為剪輯編輯不斷地變換城市,有時候邁克睡著的時候,觀眾好像也跟著一起睡,醒來之後一起跟邁克被接到另外一個城市。 《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裡的瑞凡·費尼克斯長相帥氣,完全不輸當年俊俏的基奴李維,只可惜因為服用大量的古柯鹼而英年早逝,其弟瓦昆·費尼克斯近年也因演出《小丑》精彩的表演,獲得各大影展的大獎。如果哥哥還在世,在好萊塢想必有一席之地。只可惜他就跟電影一樣,吸古柯鹼後,一睡就再也醒不來了,讓我們永遠時間暫停,藉由這部電影來緬懷這位永遠年輕俊俏的好萊塢大明星。

《無價之保》超越親情的一段真摯關係

討債討到拿孩子當「擔保」!這也只有兩光的高利貸業者頭石(成東鎰 飾)和宗培(金熙元 飾)做得出來,一次討債的過程中,偷渡的媽媽因為還不出錢,只能拿自己九歲的女兒承怡(朴昭怡 飾)當擔保,其實根本就是綁架,一般的擔保品都是物品居多,而這次的擔保品卻是個生命體。約好還債的時間已過多時,媽媽卻不見蹤影,小妹妹的處境變得有些尷尬,兩人只好硬把她養了下來 。 可愛的小妹妹,很惹人憐愛,不外乎哭鬧、裝可愛、小心機或肢體小接觸,這讓頭石完全招架不住「擔保」的一連串攻勢,而讓三人產生了一段超越綁架的奇妙關係,然後從還債故事變成了尋母的故事。 大家不知道有沒有認過乾爸、乾媽的經驗,有一種情誼即使沒有血緣關係,還是能像家人一般的照顧彼此。故事很簡單,大多環繞在三人的關係中,沒有太多灑狗血的劇情,但是真摯的演出,令人動容,觀眾很容易陷入在承怡與頭石那種非親非故但又彼此需要的糾結情緒中。 我一直以來都很喜歡電影以孩子為主角的電影,多數的孩子都是本色演出,他們就如同一張白紙,表現出自己最真誠的感情,這在大螢幕觀看時特別地顯著,小妹妹的舉手頭足,都充滿著讓人想要多加疼愛與多加關切的感覺,那頭石與宗培哪受的了呢? 我最記得一場,頭石將孩子賣給一位遠親伯父,兩人就此分隔兩地,而可惡的伯父,卻將承怡賣給酒店的媽媽桑,頭石一直心心念念著承怡,總覺得怪怪的,一人在首爾,一人在釜山,在只有扣機沒有手機的年代,兩人用一股強烈的思念,心連心後找到了彼此,頭石即使在遙遠的首爾,也要當晚殺去把人帶回來。那種馬上、立即想要的慾望,在這個年代已經越來越少,只能用電影找回人與人之間的情感距離。 劇情在三分之二前,都是在尋找承怡偷渡的媽媽,後面的三分之一,長大後的承怡是由河智苑主演,頭石因為一次意外而消失的無影無蹤,承怡與宗培展開了一場,尋找頭石的戲,雖然我覺得整部電影的劇情轉折有些硬,但是似乎有一種「擔保」互換的巧妙銜接感,承怡不再是「擔保」而換成了頭石當「擔保」品,兩人已經無法在彼此的生命中分開,彼此就是彼此的「擔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