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捕鰻的人》海邊的遊牧民族

《捕鰻的人》劇照@公共電視紀錄片平台 在蘭陽溪口,一批臨時搭建的工寮內,住著一群游牧捕鰻人。這樣的場景,在每年(10月到2月)東北季風吹起號角時,開始行動。 在觀看《捕鰻的人》時,不會有一種在看紀錄片的感覺,而是會有一種如詩如畫感,攝影追求的不是高畫質,而是在適當的時間點,真實呈現捕鰻人的冬天日常。 捕鰻人除了會接受到東北季風的挑戰,偶爾還會有在地的地頭蛇來找碴,鰻苗因應市場價格的波動,甚至是落海而亡的事件屢見不鮮。 看似在講捕鰻人冒著生命危險,深入冰冷的海水中,捕捉鰻苗,但實際上,卻是在講一位中年大叔噹噹(61歲),與新交往的女友舞賽(44歲),在一起生活後的一些改變。 愛讓人有一些轉變,愛會讓人想要安定,愛讓噹噹也開始思考著家的輪廓。 《捕鰻的人》劇照@公共電視紀錄片平台 然而除了主要角色,噹噹和舞賽之外,我更記得一位開著雜貨車的大叔,大叔的家人也曾經捕鰻過,雖然撰述的篇幅不多,但詳實紀錄的話,也是另外一個故事的展開。 《捕鰻的人》54分鐘的片長,猜測可能是為了電視節目製作,而做了這部近一小時的作品,因為有點開放性結局,會有許多想知道的細節,像是雜貨車大叔的更多故事,或是噹噹與舞賽後來的安穩生活。 《捕鰻的人》道出了,捕鰻人的艱困生活,原住民族在基層工作的心聲,雖然辛苦卻也發現,他們才是真正會生活的人。假如把一群人丟入荒野中,我想最後生存者,一定都是這群曾經辛苦過生活的人。 《捕鰻的人》劇照@公共電視紀錄片平台 我記得一位長輩曾跟我說,他們以前住在山上沒有電,晚上就早早睡覺,有著月亮與星星照耀,接著大自然帶來的溪水,用剖開的竹子,作為水管。在還沒數位時代的時候,他們窮而不苦,大自然豐富的環境資源,生活卻也充滿富足。 每個抉擇都將影響我們的人生。 噹噹和舞賽回到台東的家鄉,雖然沒有賺太多錢,但是平實的生活,彼此相互依賴,一起面對未來的人生,生命持續ING……
最近的文章

《所以製片在哪裡?》講座筆記

昨日參加了一場很棒的講座,做了一些重點小整理,一方面爬梳自己做一個腦袋的整合,另外一方面,希望對於一些影視人員有一些幫助,在寫作的內容上,多多少少有加上一些自己的想法,或是和主講人的意思略有不同,並非完全和主講者的意思吻合,所以......還要要推一下紀錄片工會的活動,未來有這類型的講座,還是建議大家能現場參與唷! 《所以製片在哪裡?》 主講者:陳璽文和李佩禪Emma 時間:14:30~17:00 【影視工作國情差異】 在義大利,劇本、人物、場景等,會先做腳本發想,即使是不可預測的紀錄片,也會用類似預想的方式,擬定可能會發生的事情,讓投資方能有概略的想像。 在台灣,製片有時候是服務導演,但其實應該是 導演與製片一起共同創作才是比較正確的觀念 。 製片其實有幾個基本的能力,製片 需要有眼光 ,看見這部片子的重要性;另外 需要有韌性 ,協調許多可能發生的問題;再來是 拉緊團隊 ,讓大家在工作上,感到舒適而不緊繃,每月支付該支付地費用,並保留可能出國的經費。所以製片比較像是保母,妥善照顧團隊,協調各方工作業務。 在義大利的監製,也會去現場,雖然現場可能沒有太多監製需要做的工作,但是可以看看團隊運作與調度,另外一方面,通常監製來,大家總是會比較「頂經」,比較不會天馬行空的想幹嘛就幹嘛。 在台灣的監製,比較像是大學的指導老師,大多是給與大方向,後製再給予建議之類,有時候也會有一種弔詭情況,就是剛好因為這位老師德高望重,或是剛好監製的洞有缺,就掛名上去。 有時候電影上映或是公開播放的時候,有一些問題,通常比較會跟製片說,比較不會跟導演直接說,可能怕傷了導演的玻璃心。 【《神人之家》案例】 當時 阿良導演因為是主要角色,又是拍攝自己家人,怕會投入過多的情感,所以就建議不要參與剪輯。 後來找了幾位剪輯師,原本想要找的剪輯師,因為自己時間或是其他因素,沒有參與,再找的這位剪輯師,剪的也很不錯,因為片子有大量的台語,台語有些細膩的詞語或情感,這位剪輯師是需要了解台語,對於台語有一定程度的理解,比較能剪出《神人之家》所要傳達的核心價值。 《神人之家》在法國有投資並參與後製,因為那時候金馬創投時,也沒有拍攝法國的景,也只剩下後製和發行還沒做,所以就把後製帶到法國製作。當時因為疫情的關係,後製是線上調光,其實如果可以,還是 建議調光的時

硬漢戰隊強碰《活屍大軍》

  世界各地活屍電影,已經拍到不知道還有甚麼梗可以拍?不知道還能擦出什麼火花?活屍片甚至已經多到可以自成一格。那這部《活屍大軍》究竟還有什麼可看之處呢? 這次由硬漢巴帝斯塔領軍的奪寶殺屍戰隊。可以說是《瞞天過海》加上《末日之戰》,可以吸引各類型的觀眾群。 史考特(巴帝斯塔 飾)接到田中(真田廣之 飾)的消息指出,被喪屍佔領淪陷的賭城拉斯維加斯,地下有大量的鈔票,然而這次死守金銀財寶的不是不是保全或警察,而是大量的活屍,田中需要史考特組織一批奪寶殺屍大隊。 這批奪寶殺屍戰隊的組成有:史考特擔任領導,帶著一男一女的左右手、一位飛行員、一位鎖匠、兩位殺屍網紅、一位嚮導、一位田中先生的眼線,還有固執的女兒,奪寶殺屍戰隊就此成立。 《活屍大隊》的劇本有些老梗。是常見的大片公式。為了出一個任務,而組隊完成任務,然後中間一堆人因為出任務而犧牲,然後最後漁翁得利或是活下來的人是誰。非常大片SOP劇本的公式。 這部影片的重點在於視覺特效與動作方面,劇本略顯薄弱。除了喪屍搶劫團和喪屍王國外,其他並未有特別吸睛的部分。在許多人物性格上,並未交代太多細節,所以在一些強調情感的戲份上,不會對觀眾有太多的漣漪,甚至像鎖匠的角色,定位為有趣的綠葉,卻也有些尷尬。我覺得蠻可惜的。 就視覺特效與動作的細膩度,可看性相當高。我很建議大家觀看《活屍大軍》幕後特輯。在場景、美術、特殊化妝、動畫與攝影上,是許多電影從業人員或是對於拍攝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學習的部分。 我們以往認為好萊塢預算高,所以可以拍出大場面的電影,但是藉由幕後特輯的介紹,才了解像活屍的臨演也才不過一百多人,其他幾乎都是靠後製而成。 在活屍的創意上,也多了許多角色,像是如同漫威一樣強大的阿爾法喪屍王宙斯(理查·塞特倫)和皇后和一些喪屍動物,都是在特殊化妝或是動畫上很重要的角色,所以在時間的壓力下,藉由特輯看到他們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將雜魚喪屍和重要角色秒變喪屍。 在攝影上,運用Red monstro 8k拍攝,這台機器很靈活,可以兩手扛著跑著拍,有部分的鏡頭都是導演自己跑著拍,靈活度相當高,鏡頭上也運用了短景深的效果,強調演員的演技與所要強調的細節部分。 作為喪屍大片《活屍大軍》真的是可圈可點,絕對可以滿足大部分的觀眾,要場面有場面,要動作動作,要爆血有爆血,要叛徒有叛徒,要大魔王有大魔王。在現在不能出門的嚴峻疫情下,《活屍大軍》電影的兩個半

《宿譜》好東西就該被傳承

  宿譜,南管演奏中的最後一首曲子。 72歲的張栢仲老師背負著傳承南管的使命。對於現代化快速的社會,南管講求慢曲調的風格,顯得不合時宜。 張老師在傳承與教學上,碰到許多的阻礙。在地方上開設了許多堂課,也深根在地的小學,但有些人基於好奇新鮮感而前來學習,有些人是被動式的學習,鮮少有人持之以恆到最後,這也是目前在傳承上碰到最大的隱憂。 主動學習要比刻意學習來的持久。有許多的學習,跟南管一樣,在生活上需要或是有興趣甚至有了痛點的人,學習效果才會特別顯著。要能真正傳承,必須精挑細選找尋到對的人,這些對的人,才能真正傳承南管文化。 追求藝術的人,不用追求在出風頭上。 俗話說,親不過三代。孫子每年掃墓,也不會對於祖先有什麼感覺,因為沒見過面,很難會有情感上的羈絆;但對於張栢仲老師來說,有著上一代許多南管大師的壓力下,「傳承」變成了一種使命,變成了他一生的職志。努力地推廣下,盡可能地不讓南管斷送在他這一代,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除了張栢仲老師在台南推廣南管之外,北部也有「心心南管樂坊」在推廣南管。王心心在2003年成立,她曾上過Ted,介紹南管,並將南管與許多藝文團體跨界合作,推廣南管不遺餘力,讓更多人能認識南管,喜歡南管。 另外要提到導演陳詩芸,在影片中的拍攝鏡位,有特別設計過。看完整部影片,彷彿參加完,張栢仲老師的一場演奏會的感覺。開頭與結尾的設計,我自我解讀有著兩種涵義:《宿譜》是最後一首曲子,不僅訴說著演奏結束,也對於現階段,張栢仲老師在推廣南管上,帶著一點,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感嘆。畢竟南管並非主流音樂。 我想,張栢仲老師將會持續地,將南管文化傳承下去,並推廣給更多人知道。就像他所說的:好的東西,就該被傳承下去。讓後人也能欣賞,這美好的音樂。

《蛋事,還有好雞緣》人與雞的友善連結

  阿立(王奕立先生)在宜蘭開了一間立鋒牧場。主要結合農業與畜牧的事業,他所養的蛋雞很特別,沒有傳統的籠飼,如機器般工業化地下蛋;而是開放式的雞舍,整個雞舍都是蛋雞的運動場。 2012年歐盟全面禁止籠飼蛋雞,而台灣仍有九成的雞農,用籠飼的方式飼養蛋雞。阿立飼養蛋雞的想法很簡單,他依照著雞本身的習性,把雞當做人看待,每日特別調配飲食,讓母雞們受到最良好的照顧,讓蛋的品質穩定。 蛋雞的心情好,下蛋的品質也會好。 前幾天,聽了一場關於貓咪的演講。演講者因為自己的老貓得了糖尿病,而開始上網學習貓的生理結構、習性與病理,因為愛貓,唯有徹底研究,才能好好地照顧寵物,也藉由演講,分享給貓奴們。 在《蛋事,還有好雞緣》的影片中,阿立也非常愛雞。照顧蛋雞無微不至,無論母雞們身體健康或生病,阿立就像養寵物一樣地細心照顧,我們會對寵物做的事情,摸摸頭、說說話,阿立一樣也沒少過。 紀錄片傳達著「友善雞舍」的理念,將每隻雞都當成自己的工 作夥伴,蛋雞們也將會回饋飼主,彼此形成和諧的養雞環境。 阿立友善地對待蛋雞們。我想像著,其他牧場雞舍裡的蛋雞,也看了這部紀錄片,牠們應該會非常羨慕吧!人與雞的友善連結,持續進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