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二姨丈的TATALA》學習達悟族人的話語哲學

六、七年前,我曾有幸與一群原住民朋友在原住民風味館上班,那是一段非常歡樂的時光,每月有各族主題月,學著各族的打招呼方式;下班的時候,別的店放費玉清的「晚安曲」,我們放「阿美恰恰」準備跳舞;而「太巴塱之歌」早已會哼上個幾句了。沒有一間公司像我們一樣,上班又唱又跳的,那是一段難以忘懷的工作經驗。

而我鄰座的同事來自蘭嶼的達悟族,這是我所認識的第一位達悟族人,她喜愛播放蕭敬騰的怎麼說我不愛你;遇到工作快要崩潰的時候,肢體動作會稍微激烈一點點,但是臉上還是帶著微笑,但是平常的時候,總讓人有一股溫暖的安定感,我時常在想著為什麼會在達悟族人身上,感受到這股安定感,《二姨丈的TATALA》給了我一個答案。

《二姨丈的TATALA》是江薇玲導演花了八年的時間所拍攝,關於家族與達悟族拼板舟(TATALA)文化的重要紀錄,故事的男主角二姨丈黃杜混(Syapen pamizngen)表示:達悟族男人一定要學會造拼板舟,這是老人家說的,沒有拼板舟就沒辦法成為真正的達悟族人。二姨丈長久在蘭嶼生活,看著自己的兒子們,常常參加別人的新船下水落成禮,不斷地收到其他家族所贈與的禮芋與禮肉,一直希望能有回禮的一天,於是「臨時」舉辦了一場落成禮,邀請親朋好友一同參與自己家族的落成禮。

這次特別感謝孢子囊電影院團隊邀請江薇玲導演的蒞臨,並舉辦導演映後座談,因為《二姨丈的TATALA》裡頭有太多讓人想要了解的部分,原本只是家庭生活紀錄的影片,演變成達悟族拼板舟重要的文化紀錄「工具片」,江薇玲導演表示:有許多的長輩,有時候會忘記下水前一晚的吟唱內容,還會請我拷貝一份,給他們做參考。另外二姨丈所提的「臨時」落成禮,其實就是算一場正式的落成禮,因為達悟族人深怕被惡魔聽到,來影響落成禮,所以其實家族人,總會用一種似準備非準備的方式,去準備落成禮。

導演也特別提到關於達悟族人的生活話語哲學:我們不輕易答應別人事情,答應了就要做到;請別人試新船的時候,試船員會說,你的右槳很順暢,不會說你的船很棒;如果今年有釣到很大的魚,不會直接跟大家說,而是會吃完後,讓大家看到很大的魚骨,別人看到就知道,你今年大豐收喔,無語勝萬言

我終於知道我達悟族的朋友,為什麼總讓人有股安定、沉穩與樂觀感了,她與同為達悟族的老公,生下了一個男孩叫「寶帝」,平常遵循傳統,用達悟族語跟孩子溝通,落實母語教育。而因為「寶帝」的名字很有趣,我問她為什麼叫「寶帝」而不是「寶弟」,她說:希望孩子未來賺大錢,住進帝寶。這下我才了解!這種暗喻式的話語,是在達悟族的生活中經常出現的。

想想現代人總愛藉由社群媒體的便利性,展現自我美好的一面,但實際上的生活卻非常困頓而有些虛假。我們可以學習達悟族人的生活哲學,對於環境尊重、遵循禮數、說話內斂,對於祖先所傳下來的一切,謙卑地學習,保持恭敬的心;對於未來的孩子,打造美好的環境,積極傳承。承先啟後,飲水思源,文化永續,其實不管是達悟族人或是其他族群,對於自我的文化,都是有著重要的使命感,我們要保持良善成為更好的人。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怨咒》日本不傳病毒傳怨念

新冠肺炎持續蔓延至全世界,而這次《怨咒》不傳播病毒,而傳染怨念。2004年蘭德斯太太將這股怨念從日本傳到了美國,怨念座落在瑞本大道44號,從此鬼魂傳言不斷,美國人的不祥數字是13,而這股怨念也將日本人甚至亞洲人對於不吉利的數字4、14、44,也帶入了美國。

這股怨念開啟了一連串的靈異死亡事件,自2004年起住進了兩對家庭,除了蘭德斯一家三口外,另一對是費德森老夫妻,詛咒能力之強大,不僅是住的人會感受到靈異事件,連踏入房子的訪客,也會出事。巧合的是,這些訪客們的家,剛好門牌皆為14號。一位是2004年偵辦命案的刑警、一對年輕房仲夫妻,老婆並懷有身孕、另一位是單親媽媽莫頓警官。這棟房子如同詛咒一般,不僅詛咒人還詛咒房子,如同傳染病一般,只要踏進這棟房子,房子好像有生命一樣,感到被冒犯,闖入者都必須死。

近幾年在台灣也有許多房仲打著凶宅的名號,低價販售,然而像費德森老夫妻卻是有著不同的想法,費德森太太生病了,將於不久遺愛人間,而費德森先生聽說這棟房子的靈魂,將永久被困在這棟房子內,先生為了與太太永遠在一起而入住,讓恐怖的氛圍多了一絲的感動。

恐怖片可怕的地方不是嚇人的瞬間,而是音效與鏡位都已經愈先告知,一定會有髒東西出現,而那個等待的時間,非常難熬讓人如坐針氈。而坐在最後一排的觀眾的樂趣,除了影片本身之外,還會看到觀眾一直不停的抖動。而這場特映會,是有三、四個人不約而同地掉東西、掉手機發出聲響,不知道是過於恐懼手滑還是只是真的不小心,戲裡戲外都讓人格外地緊繃。

《怨咒》中依然保留著日版咒怨中的經典呃呃聲,但這次沒有俊雄也沒有伽椰子,只有蘭德斯一家人,就足以嚇得大家哇哇叫了,闖入房子的莫頓警官,因為也被房子詛咒不堪其擾,在片尾展開最後一場大鬥法,希望能夠了結這一切,這場鬥法讓人印象深刻,雖然搭配著蘭德斯太太的口白非常地多餘,但也算是讓怨念與房子,得到了平靜與救贖............嗎?然而日本的俊雄與伽椰子怨念之強大,這次結束了美國之行,不知道下次會傳到哪一個國家呢?



本文為yamMovie電影特區邀稿,文字版權為本人及yamMovie電影特區共同所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使用

《罪樂園》想走的人離不開 不想離開的一直在

我住在新店安坑,安坑是一座小山城,以安康路為主要幹道,一段很多檳榔攤與平房緊鄰著高速公路與碧潭風景區;二段人口密集多為大樓,生活機能優異;三段人煙稀少社區居多,以聚落為主,住戶多為老人。

我就居住在三段的小山城聚落,有的時候我會搭公車上班,人煙稀少的公車亭成為了八卦交流中心,一定會聽到婆媽在聊一些543:你的兒子結婚了嗎?他的女兒失業在家好久囉。隔壁小吃店的老人走了,你不知道嗎?等等的事情一直的流動著,婆媽編故事的能力極強,有時還會加油添醋,變成另外一種版本,增加故事的精采度。

而《罪樂園》的故事背景就是發生在一座小村落,三位受到村子語論壓力的青年、少女與大叔,在村中所遭到的言語霸凌與暗地敵視,讓三人雖然身處在家鄉,卻沒有一絲溫暖的感覺。

在Y字型的岔路口,發生了女童失蹤的案件,過了12年後,再度發生失蹤案件,在一位村民的指控下,大家把矛頭指向回收場的青年豪士(綾野剛 飾)。小紡(杉咲花 飾)是當年最後一位與失蹤女童愛華在一起的女孩,因為她的苟活,加上愛華爺爺的冷嘲熱諷,造成多年來的心靈層面長年蒙上了一層陰影。

善次郎(佐藤浩市 飾)從事養蜂業,是一位由外地回到村落的返鄉大叔,一心想要靠著養蜂重振村落經濟,但離開家鄉已久,村民早有自己的生活圈,表面上與善次郎有說有笑,實際上暗地裡敵視著善次郎,從來也沒有把他當在地人看。大小衝突事件不斷之後,原本善良的善次郎的心靈開始崩壞瓦解。

三個事件同樣都發生在村落裡,村民言語上的理所當然,造成了三人莫大的創傷與壓力。其實身處在團體生活的每個人,都應該還是要保持著,獨立思考與判斷的能力,而不是一味地盲從,聽信他人的流言蜚語。殺人者固然可惡,但人心的惡面,更加恐怖。我們心中的那塊樂園,隨著心中惡魔滋生消逝殆盡。

《大畫特務》本漫畫根據真人實事改編

在職場中,我們不斷地為公司而五斗米折腰,鞠躬從45度練到到90度,從90度再到180度,訓練腰力,都可以做瑜珈了。我們練就了一身好本領,最後還不是為了完成老闆指派的任務,成功永遠都跟老闆有關,很少會是我們。忍無可忍時,只好使出大絕招,離職信!這時候老闆才會覺得你很重要,然後苦苦哀求你:可以多留幾天嗎?還是加薪好嗎?每年年後,每間公司都一直不斷地重複著這個戲碼。但能在職場中生存,過夢想中的生活,還真的要有兩把刷子不可。

根據真人實事改編的電影看膩了嗎?這次「大畫特務」反過來,來看根據真人實事畫成的漫畫。特務阿俊(權相佑 飾)是一位孤兒,從小喜歡畫畫,把不好的事情留心底;把美好的事情都畫下來,某日被魔鬼教官千德奎(鄭俊鎬 飾)發掘,帶進神秘組織「防牌鳶」,訓練成了人間凶器,但是空有一身好武藝的阿俊,其實只想要變成一名漫畫家。

為了逃離「防牌鳶」,只能在一次的任務中計謀假死,重新展開自己的第二人生,而好景不長,平凡的日子一溜煙就過了15年,青年變成了大叔,阿俊結了婚,生了小孩,不變的是,依然是一位不得志的網路漫畫家,就在他窮途末路時,得到女兒家英(李智元 飾)的小道消息,校園間流傳著,只要根據真人實事改編的故事,都比較威!於是阿俊再度拾起畫筆,畫起了自己的故事。

「大畫特務」是少數電影結合動作、動畫與喜劇於一身的電影,去年台灣也有試著拍攝一部動畫結合驚悚懸疑的類型片「最乖巧的殺人犯」,此片動畫的比例不是特別重,雖然故事精彩,可惜沒能賣出好票房。而「大畫特務」不管是在動畫、動作與喜劇上的設計都頗為用心,由「雞不可失」的團隊再度合作,是一部標準的韓式商業喜劇。

戲劇之所以用動畫呈現,某方面來說是為了滿足真實世界所無法表現的另一個層面,畫中可以呈現出,生活中所無法滿足的部分。「最乖巧的殺人犯」是,「大畫特務」也是。我們都被動畫所補足,心底所遺漏的一塊缺口,每個人都有做夢的權利,只是這種天賦降臨於漫畫家身上,而我們很幸運的能夠觀賞到他們所創造出來的新世界。

在動作場面與搞笑內容上,一定都能滿足大家的胃口,飛車、武打、大爆炸全都來,另外那種帶一點詼諧、帶點色色的肢體動作,很中我的胃口,讓我大笑到肚子痛;也有向某部過往賣座電影致敬的橋段,音樂一演奏下,全場笑翻。阿俊的那種認真愛家的形象,看起來非常讓人疼惜,但無法兼顧家庭大愛的窘境,實在是很適合拿來喜劇電影中做文章。

阿俊有著不凡的使命,卻像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