擷取女性生命故事 成為完整的《女也》

 《女也》這個詞,我最早是在2015年的一張同名專輯上看到。集結線上十位知名的華語女歌手,自選一首五月天的歌曲,編曲過後,重新演繹翻唱。專輯企劃也特別邀請十位導演和十位藝術家,一同完成整張專輯。


2021年的我再度與《女也》相遇。這部紀錄片是由兩位導演楊.亞祖-貝彤(Yann Arthus-Bertrand)和烏克蘭人權記者兼導演安娜絲塔西雅.米科娃(Anastasia Mikova),歷時三年,走訪了五十個國家,訪問兩千位女性,講述《女也》們的生命故事。

每個國家隨著風土民情的不同,對於女性的觀點也有所不同。有的從小就遭受到歧視、有的國家女性被視為物件、有的因為信仰文化而必須做出殘忍的儀式、有的生來只為了傳宗接代等。各種不平等的對待之下,不論各種種族、膚色、族群,每個國家的女性,生來就比男性更為勇敢。

我無所不能,還生了寶寶,我孕育了生命,我是女超人。

電影描述女性的世界非常之細膩。由兩千位女性,拼出一位完整的《女也》,像是:女性第一次的初經、與男孩的第一次邂逅;隨著年齡增長,丈夫離開後開始愛自己、乳癌後的自覺等。這是一部女性必看的電影,男性更要看的電影,因為這個世界比想像中的更充滿缺陷。《女也》完整記錄下女性的生命歷程。

女嬰長成女又變成了女人。隨著年紀的增長,有著自己的生命故事,有著自主的權利。我雖為男性,藉由這兩千位女性的小故事,讓我對於女性的生命輪廓更加了解。世界也許可以沒有男人,但一定不能沒有女人。

《女也》讓我想起了另外一部國際大導演蔡明亮的作品《臉》,拍攝手法皆為臉的輪廓,但是傳達的意思大不同,蔡導是用較為藝術的手法完成,多半就是拍著沒有對談,當片中的人打盹的時候,也許電影裡的人也在打盹,有一種時空連結著的感覺。《女也》是用紀錄片的形式拍攝,並搭配一些全女性的活動,或是全女性的職業,作為轉場的畫面,剪輯上較為豐富。雖然《臉》在臺灣被歸類為紀錄片,但我覺得藝術層面較高。兩部類似的地方則在於,都是講述每個人生命中,一些重要的片刻。

女人值得受到尊重。

人的生命有限,一生之中我們會遇到多少人?可以做多少事?《女也》讓女性們回想起生命中那重要的片刻,即使那段過程痛不欲生,亦或是如做愛般快樂的似神仙,但也都是因為這些重要的片段與記憶,而建構成一部完整的《女也》